黔江,一个无限靠近湖北地界,与湖北恩施车程就1个多小时,最近距离只要30分钟的车程。
        2020年的开局,就像是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,对于一个毕业后一直在外地上班的我来说,终于鼓足勇气,像公司提出申请,从贵州调回重庆黔江来。1月9日,告别了贵州的生活,回到了生我养我的黔江,一切未来都在憧憬着。
        公司面临着重大改革,由之前的直营式管理,到门店式管理的改变;难得的空窗期,领导都忙着开会,交代开年的一些任务,而我却乐得清闲,从15年底开始工作到现在,难得的放松下,而且还是在最近的家长,哈哈,直接就放飞自我,各自地方去耍。
        然而,从1月18日开始,爱关注新闻的我,从各个平台都敏锐的感觉到不简单,湖北、新冠病毒、人传人等等关键词不断的接收到,有点小感冒的我也吓到了,赶紧去诊所买药打针,准备买点口罩,结果被医生说了,说戴口罩没用。(PS:现在想来,应该是他不想卖,自己诊所要用的嘛)。导致虽然我比一般人要警觉得早些,却没有买到口罩(后来买不到了)。忐忑不安的过了年前的几天,1月25号之前,我们大家族还是在串门,但是我没允许家里人逛街和逛大超市,所以今年我们家里都没买新衣服。
        转折点是1月25日,多方信息披露,加上武汉封城,我们几个家族里的小辈就在微信群里大力倡导不出门,不聚会后,大家都安心呆在了家里。最开始的14天,生活在的各种恐惧之中,各种错综复杂的信息,各种坊间传闻不断传来,还有政府部门的大喇叭循环播放《告黔江市民书》,让大家不要出门,在家待着;一切来得如此突然,心理压力各种大,口罩家里因为装修留下了10个,但是没有多的了,各种电商平台上去下单,已经不管价格了,只要能下就下,后来发现,25号就下了1000多元的单,可是到了2月9号,只由一单发货,其他的都没货退货了。现在想来,当时真是恐慌吧。
        作为平凡的我们,天天守着电视看新闻,刷微信朋友圈,刷抖音,刷微博等,关注疫情的最新动态,精神高度紧张啊。某一天,我因为打开了app,看了一篇文章,文章里说到,普通民众不许要太紧张,不用太关注事态的发展。只需要了解一些政府措施就行。然后,我就只早上关注下新增人数,和政府对策,晚上睡觉前看下人数变化。后来发现,整个人就轻松许多了。
        今天就写到这里吧!这场疫情,太多让人回忆的,也太多让人反思的。